hi,我是桃桃子
叫我桃子就好啦
ssr级咸鱼
欢迎勾搭_(:з」∠)_

守护的方式(2)

格瑞篇

 

私设多,自娱自乐文,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有生之年系列

 

“格瑞大佬,请求支援!”

 

最近碰上了棘手的事,凭你排名200的实力并不能解决。

 

没过十秒,格瑞就回复了你的信息。


 感动凹凸世界,秒回信息的都是暖男!


你一脸激动地打开信息栏,一阵高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只有简短的两字“有事?”

 

“有有有!”由于格瑞拒绝了你视频的邀请,你只好将事情始末简明地告诉他。

 

“大佬,我觉得鬼天盟的人盯上我了!前几天有鬼天盟的人邀请我入会,我拒绝后他们还出动了会长来说服我入会!可自从拒绝他们后总感觉周围有人跟踪我,昨天还被他们围剿,幸好我放了个闪光弹才能逃走。请求大佬支援!”

 

你的原力技能特殊,所以鬼天盟才拉拢你。可失败后他们情缘损兵折将把你杀掉,也不想你在大赛中成长,成为他们的障碍。

 

“我之前给你的玉佩,你有戴在身上吗?”

 

“当然有啦,这是我和大佬感情的见证物啊,我肯定会好好珍惜的。”

 

“......带着就好,里面的储存的能量大概能阻挡一次致命的攻击,好好利用。把你的坐标发给我,等我做完任务马上过去。”

 

可你根本不知道,格瑞根本没有任务,有的只是他刻意保持距离的保护和一个可以让他冷静而又可以马上赶来你身边的距离。

 

哇,这个玉佩这么重要格瑞为什么不早说!想当初他只是随手把玉佩抛给你,并没有说什么。

 

放在掌心观察,这是一块水绿色的玉坠,上面穿着一条三色的绳子,平时你把它系到脖子上。入手冰凉滑腻,正面雕刻着两只首尾相连的....狗?你好奇地盯着玉佩上的动物,四肢比狗修长,emmmm.......狗熊?

 

玉佩在月光照耀下微微反射着温润的光。

 

不到十分钟,格瑞就来了。他在距离你两米外的地方停了脚步,倚在白桦树旁。

 

你想过去拍他的肩膀,却被格瑞冷冷的眼神阻止。为掩饰尴尬,你手一转拿出背包里的白茶饮料,递给格瑞“格瑞大佬,请你喝茶。”

 

格瑞也没拒绝,接受了你的礼物。

 

“格瑞,你知道吗。鬼狐天冲这个小人,阴险毒辣,城府极深。劝我入会时还协助我完成任务,还很热情邀请我去他的总部作客。可我拒绝入会他就想暗杀我!”

 

“哼,你要是刚开始就拒绝他们,他们就不会纠缠你了。”

 

格瑞不知到在想什么,眼神有点深沉,手指轻划刀柄。不知是不是今晚月光皎洁的缘故,总感觉烈斩的颜色绿得发黑。

 

你苦着一张脸哭诉“我冤枉啊,他们第一次邀请我时就拒绝了,可是他们太自来熟了,跟传销一个样。”

 

你总是这样,他想。

 

就想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鹿,有时你调皮地在狮子狩猎范围边缘徘徊,可一有风吹草动,就轻快地逃掉。有时狡猾地在陷阱旁打转,把诱饵吃了,可从不会掉进陷阱。

 

理智告诉他不该接近你,凹凸大赛并不是游戏,每一分钟都会发生战斗,每秒都有人死去。他不仅要获胜,还要找出当年灭门真相。以前十年如一日辛苦的修炼就是为了变强,为家人报仇。手中的烈斩时刻提醒他要坚持他的理想。

 

可情感上,他难以抑制自己靠近你的冲动。他喜欢你说话的声音,喜欢你微笑的样子,喜欢你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喜欢你的一切,映入你眼帘的青山绿水,他也一并喜欢。

 

他是迷失在沙漠的旅人,你就是远方的绿洲。

 

他早已坠入复仇的地狱,而你是他的救赎和希望。

 

清风夹带着青草的香气,月光打在树叶上,投下稀疏的影子。夜间白桦林中薄雾蔓延,不知

是黑暗视力下降还是白雾的阻扰,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哼,先说好了,我和鬼狐天冲也有一笔账要算,并不是为了你,别自作多情。”

 

是的,格瑞,面瘫无口,属性傲娇。

 

 

鬼天盟的人虽然实力不怎样,但胜在数量,再加上鬼狐天冲的阴险,你们和凯丽、金联手,虽然打败的他们,但也受了很重的伤。

 

“我没事,先治疗你自己的伤。”格瑞腹部有一道极深的刀痕,这是为了救你而受的伤。

 

“不,如果不是我,格瑞你就不会受伤的。我一定要治好你。”你的原力技能属于辅助型,为人治疗时,如果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伤势会反噬到你身上。

 

“停下!你疯了吗?已经出现反噬了,再帮我治疗你会死的。”格瑞看着你越来越苍白的脸上,情绪有点失控,一点都不像往日般冷静。

 

你没有停止治疗,用尽你最后一丝原力,终于把格瑞治好。可你现在像个破布娃娃,一阵眩晕,你失去了意识。

 

 

当你醒来发现自己在格瑞怀里,他抱着你向休息区走去。

 

你耳朵贴着他的心脏,听到毫无章法,剧烈的心跳声。

 

这?难道格瑞还没治好?

 

你虚弱地抬起手,想继续释放原力技能。

 

“你在干什么?”格瑞发现你的小动作。

 

“你的心......跳得好快,是不舒服吗,我帮你治疗。”

 

“我没事......我帮你处理好伤势了,现在我带你去休息区养伤。”

 

这一句“我的心是为你而跳”他始终没有说出口。

 

你紧紧扯住他胸前的衣服,像是溺水之人抱着浮木,口中发干,艰难地开口“格瑞,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这几天有空的话......可不可以陪下我。”

 

其实你知道格瑞很忙,报仇雪恨,追求真相,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你酸涩地想,你和他的关系究竟算什么,普通朋友?还是仅仅是大赛的合作者?不管哪种,都不是你想要的。

 

“嗯,放心,我会照顾你的。”格瑞的声线低沉,似乎在说一个很郑重的诺言。

 

出乎你意料的答复,你一下子放松神经,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格瑞并不在你身边。

 

“咳......咳咳......格瑞!”你有点害怕他的离开,因为他的行踪总是飘忽不定。

 

“你躺下不要动,我在厨房做饭。”房间外传来他的声音,伴随隐约的刷洗声。

 

做饭?没想到格瑞会为你做到这一步。如果不是伤口一动就疼,你真想看看格瑞做饭的样子。

 

你有点害羞,用被子盖住半张脸,没想到可以吃到格瑞亲手做的饭。而且在休息区这样一个配备厨房的房间,所耗积分不少。据你所知,最便宜的也要几万积分。

 

如果不是身上有伤,你真想在床上打滚表达你的激动。就算现在动不了,你也开心得在心里放烟花。

 

没多久,格瑞捧着一碗香喷喷的粥进来了。没看到他穿围裙的样子你有点失望,可是眼下这碗鸡蛋粥让你食欲大增。

 

人、妻格瑞俺の嫁,你暗搓搓想着。

 

“你不方便,我喂你。”没想到格瑞这么细心,你受宠若惊地接受了。

 

每一口粥都是他吹过的,微热,可以入口,他默默等着你吃完一口再喂,被他盯着你有点不好意思。

 

格瑞,有种妈妈的感觉呢。

 

如果格瑞知道你的想法,可能他会砍死你。

 

我想做你男朋友你却当我妈妈?

 

咚咚咚,咚咚咚,外面传来杂乱的敲门声“你好,我是购物区客服1086,请客人填写商品评价!请客人填写商品评价ヾ(✿゚▽゚)ノ”

 

裁判球?什么商品评价?

 

你疑惑地看着格瑞,他只留了一句等下,就黑着脸提刀走出去了。

 

凹凸大赛裁判球数量多,而且很烦人。

 

当格瑞解决完门外的裁判球,发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爬窗进来了。

 

你搓搓手臂,房间的温度下降不少。

 

裁判球很热情递给你一张《双欢玉使用感受问卷调查问卷》。

 

“你好客人,积极配合额外赠送积分大礼包哦ヾ(◍°∇°◍)ノ゙”

 

“双欢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没买过这个东西”你一头雾水地看着裁判球。

 

“裁判球是不会出错的(╬ ̄皿 ̄)”

 

“请客人积极配合(╬ ̄皿 ̄)=○”

 

你脑袋灵光一动,试探问道“是刻着两只首尾相连的獾的玉佩吗?”

 

“没错,客人请你积极配合调查(〃'▽'〃)”

 

双獾,双欢,被裁判球催促,你没有生气,而且还美滋滋写完评价。送走裁判球,房间里只剩下你们相对无言。

 

没想到格瑞早就对你存着这样的心思,你一直盯着他,拼命压抑自己喜悦的心情,想表现得矜持点。

 

你没发现格瑞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深陷掌心。

 

“......是的。”

 

我爱你。

 

“一直以来我对你一直存在这样的心思。”

 

不想做你的大佬,不想做你的兄弟,我只想做你的恋人。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缠着你的。等你的伤好了,我就走”

 

请不要再给希望我了。

 

你知道他很紧张,他想掩饰,可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被发现,他的情绪犹如火山,需要一个宣泄口,你所感知到他情绪外露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呐,格瑞,你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请你喝白茶吗?”

 

他没想到你会说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突然愣住了。

 

“白茶清风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粥快凉了,快点吃!”被头发掩盖的耳朵变红了,可惜你没看到。

 

???

 

就这样?格瑞听完你的告白后冷静地喂你吃粥,你对这个发展一脸懵逼,说好的两情相悦后爱的抱抱呢?还是说格瑞的保姆属性已突破天际,只是你没发现。

 

是的,你没发现的事情还多着呢。

 

你没发现他的温柔只留给你。


你没发现,你的话总让他心烦意乱,陷入冰火地狱。

 

你没发现格瑞情愿做你口中的兄弟、大佬,也不愿因为因为你暧昧的言语迈出这一步。

 

你没发现格瑞永远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为你扫除障碍,消灭危险。

 

别人说剑客无情,一生专注于自己的剑道。可他们不知道,无情是因为深情。

 

剑客最重要的是两字,诚和专。


诚于剑,诚于己。

 

如今,格瑞学会坦然面对自己对你的渴望和爱欲。

 

专于剑道,专于所爱。

 

你就是他要守护的唯一,挥剑只为斩杀与你为敌之人。

评论(13)
热度(153)

© 桃桃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