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桃桃子
叫我桃子就好啦
ssr级咸鱼
欢迎勾搭_(:з」∠)_

那些年幼无知的诈骗师们

一个写手或画手必须要保证自己作品的原创性,自己的作品才会有灵魂。如果通篇是模仿和“借鉴”,就好比吃了别人吐出来的甘蔗渣,无味、难以下咽。

看了各式各样的同人文,有时真的觉得类似的梗太多,真的很无趣。好比第一个写“小红的脸红得像苹果”的人,别人觉得比喻很新颖,但是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人写这样的句子,别人就会觉得很烂。

同理,在同人区写作画画真的需要保持自己作品的原创性。所谓原创性,就是百分百确保自己的作品中每一段话或每一个画面的场景,都是自己想出来的,而不是借鉴他人。

在同人区,借梗的事,我觉得特别严重。相同的梗看多了就会无聊。我自己作为个小透明写手,也呼吁大家,保持原创,保持作品新颖性,大家积极产粮,不要做咀嚼别人思想残渣吐出狗shi的辣鸡作者。保持同人圈的新鲜活力,人人有责。

恶之庭:

针对G太被抄袭事件的回应

凭什么别人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就得被一些智障随心所欲地使用

  库丘林第一次把她从河水中捞出来时,咕哒子的眼神十分呆滞。库丘林将她的头摆正,那些钻入鼻腔和耳道的水便细细流出,她看着库丘林,嘴唇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其中灌入口腔中未能完全进入食道的水混合着唾液就流了出来,将咕哒子已经湿透的婚纱再次浸染。

  她呜咽着发出几个单调的音节,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团吸水的棉花一样让她的嗓音挺起来沙哑冗长。咕哒子干呕着,啜泣着,那双手正因恐惧而苍白颤抖。库丘林抱她的力气实在太过巨大,她除了痛苦,那由于水中窒息而有些晕厥的大脑似乎还能清晰地勾勒出发红的皮肤的影像。

  “蠢货,你真是蠢货。”

  库丘林没有再说出更多的语句,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那双臂正感受着咕哒子发冷的身躯,“她的本意并非如此,你又为什么要脱离故事的轨道寻死?”仅仅再等一会就好,仅需再等上十五分钟,按照故事的大纲他就会冲进教堂挟持邪恶贵族的母亲,将被迫结婚的咕哒子解救出来。他们虽然会被教会追杀一生,但有情人迟早终成眷属。他不明白,明明清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咕哒子为什么要做出这样过激的行为。

 
  她受够了吗?

 

  受够创造者给予的人生,受够和他共度一生的时光了吗?

  咕哒子咳出最后一口水,她咽了咽吐沫。,有些缺水的口腔似乎是要被蒸干一样。她有些无力地扯下装饰着些许珍珠和绣有蝴蝶缝边的头纱,将它像破布一样紧握手中,然后随意丢掉。

  “创造者已经累了。”

  咕哒子说着,捋了捋还流淌着水珠的湿漉漉的头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库丘林默不作声。

  事实很清楚,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线的所有规划都了如指掌。青梅竹马,长大各奔东西最终因缘分而再次重聚。故事情节是其他设定中常见的部分,多么老套而无趣的部分,惨遭敌手谩骂的故事都不值一提,然而他们依旧感谢于创作者的这份真情。因为爱与感激,他们对于这种故事往往演绎地格外用情,他们希望自己的表演能够为支持他们,热爱他们的创作者带来一丝慰藉和鼓励。

  但这个世界的大纲已经开始崩坏,新的世界开始于此建立起了联系。同一次元中出现相同的故事已经超出了道德范畴和常识。两个相同的故事,总有一方要遭遇谴责和谩骂。

  故事中人的事,孰是孰非又有谁能辨得清楚。

  纲领已经公布,结局已经定下。无论后者多么借鉴模仿乃至照搬,他们依旧是先行者,是优于那个伪劣故事的人才。这是任何一个有着理智和正确三观的人所认同而明了的事情,不假思索就能认得是非与否的准则。

  可他们的创作者已经累了。

  库丘林想着,有些烦躁地扯下领带,将吸足了水分的西装外套脱下扔到一旁。

  “创作者一直都很好。”

  他说着,下意识摸索着自己的西裤口袋,发觉里面并没有装上香烟和打火机。他啧了一声,看着咕哒子怯懦的脸庞,那双一直都充斥着无畏的赤红之瞳开始变得暗沉。

  “她很喜欢我们,致力于要让我们幸福在一起。虽然有的故事真的很痛苦,她让我们死去甚至双双暴毙而亡,老子当时真的是想用枪将她挑起来看看那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然后狠狠敲那小家伙的头告诉她别总想奇奇怪怪的东西。”

  库丘林干笑几声。

  “但她总归是想要让我们得到世人的认可,希望我们能被更多的人喜爱和接受。比起那些纯粹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之欲而肆意玩弄,披名挂姓的赝货,她真的好上太多。”

  “然而每次世界线一与其他故事重合,首当其冲受到伤害的都是她。”

 

  “哭也好,心烦也好,难受也好,我们只是想出演着她所想要看到的故事,希望能扮演让她开心起来的角色。”

  “因为她给予了我们幸福与喜怒哀乐,而我们对她的痛苦却无能为力。”

  “她一直都很努力且坚强地活着。”

  “……老子我,可真是没有用啊。”

 
  “不仅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绝望跳了河,连本该反抗的不正之事都无法摆平,只能任其荒唐延续。”

  库丘林收起了以往玩世不恭的表情,他砸吧着嘴希望能狠狠抽上一口烟。创作者没给他的裤兜里补上一句‘里面放着烟和火机’就匆匆停笔,谅是这个世界里的神也无法知晓她究竟去了哪里。

  “那家伙有时候是挺讨厌的,思维诡异,行为不正常,总是莫名其妙就开始写好故事写坏故事。一旦要写总是耍小孩子性子,写完之后又开始不管不顾地构思更奇葩的事情。”

  “但是我,终是希望她能快快乐乐地活着,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被恶心的舆论诋毁着。”

  库丘林深吸一口气,咕哒子浑身颤抖着,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中滑出。她努力想要抑制住自己的哭声,创作者给予她的设定是坚强,她并不想让她再次感到失望。然而悲伤和痛苦自心底溢出,负面情绪像是破裂的气球般从她的内心深处炸开,她最终恸哭起来,带着撕心裂肺的喊声。

  创作者一直都很坚强,坚强到哪怕数十个世界线重叠也能坦然面对。她总会遭受非议,冷遇,嘲笑和无理取闹,从那一笔一划,一字一句的点滴中逐渐成长。可她不应当踽踽独行,痛苦忍受着不公平的待遇与经历。

  没有哪一道伤疤是会温柔地结痂。

  这里是已经抵达终点,知晓结尾的,最普通不过的故事之一。

  这里同样也是没有终结,随时都在变化,期望着光明未来的故事之一。

  没有哪个神能制裁一个光明正大的创作者。

  没有哪个陈腐污浊的泥潭能玷染一个问心无愧的创作者。

  倘若有,那一定是逾矩了道德,冲破了底线,粉碎了尊严的,

  充满了嫉妒与无知的最丑陋的人性一面。


评论
热度(224)

© 桃桃子 | Powered by LOFTER